财新传媒
政经要闻正文

最高法:民法典应明确农村集体组织法律地位及成员资格

2016年08月25日 13:43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认为编纂民法典不将农村集体组织和农村集体组织成员作为民事主体,难以适应现实的中国国情

  【财新网】(记者 单玉晓)民法典编纂工作备受关注。民法总则草案前不久经立法机关初次审议后向社会征求意见,修改后将继续提交审议。8月24日,中国法学会举办第十一届法学家论坛,聚焦民法典编纂的理论、制度与实践。

  编纂民法典是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确立的立法任务。财新记者了解到,这项任务的具体时间表是:民法总则拟提请2017年3月召开的十二届全国人大第五次会议审议通过,民法典各分编拟于2018年上半年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争取2020年3月提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议审议通过,从而形成统一的民法典;在编纂过程中,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牵头,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国务院法制办、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法学会参与,后者通过组织调研,形成研究成果与立法建议。

  在此次论坛上,除国务院法制办外,其余四家参与民法典编纂的单位阐述了各自立场与观点。

  最高法院:人格权单独成编 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应明确

  最高法院认为,应以法律关系理论为核心构建民法总则体系,依照法律关系的主体、客体及内容为主线来设计民法总则的体系框架,分则各编包括人格权、物权、债权、知识产权、亲属、继承、侵权、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八编。

  最高法院副部级专委杜万华表示,民法中规定人格权是保障和发展人权的内在要求,可以使宪法保障人权的规定在私法中落实,具体而言,自然人人格权所包含的生命权、健康权、姓名权、自由权、身体权、隐私权、个人信息权等具体人格权以及一般人格权应当在民法中有所体现,法人和其他组织形成的名称权、荣誉权等具体人格权以及死者人格利益等也应当予以保护。

  财新记者注意到,人格权单独成编在学界也曾引起较大争议,这一建议尚未被立法者采纳。根据立法机关的设计,中国民法典将由总则编、合同编、物权编、侵权责任编、婚姻家庭编和继承编等各分编组成。

  最高法院还建议在民法总则中规定农村集体组织法律地位及成员资格。

  随着城镇化加快,涉及农村集体土地征用补偿分配、农村土地经营权保护等案件不断增多,尽管《物权法》《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等多部法律提到了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但尚未对其概念及资格认定给出具体解释,成员资格标准的法律缺失是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内部征地补偿费等成员利益分配纠纷频发的主要原因。此次民法总则草案未提及这一问题,仅在第51条规定,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成员,依法取得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从事家庭承包经营的,为农村承包经营户。

  杜万华认为,可考虑以是否在集体组织所在地形成较为固定的生产、生活并依法登记常住户口等作为界定成员资格的基本依据来处理。此外,考虑到农村富余劳动力向城市转移的大趋势、农村承包土地对未丧失集体组织成员资格的人所具有的唯一基本生活保障功能,还应对一些特殊情形(如外嫁女)作出特别规定。“我们编纂民法典不将农村集体组织和农村集体组织成员作为民事主体,那我们的民法典就难以适应现实的中国国情。”

  中国社科院:民法普世规则应融入中国民法典

  中国社科院法学所党委书记陈甦也提到,物权法上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规定,在其适应过程中并未有效解决物权主体问题。民法典编纂要促进和引领改革,如规定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法人化的民法方案。

  陈甦认为,应有效汇集、取舍和编排民法普世规则,将用于规则、适用规则的民事法律规范充分而妥当的融入中国民法典中。“我们对民法典中国特色的观察与评价,更愿意例举我国那些具有原创性的制度规范和和法律术语,这固然能够彰显中国特色的鲜明性,但是在民法典编纂中尤其要强化这些原创性规则的有效性。”

  中国法学会:民法典编纂应处理好总分则体系

  中国法学会副会长张鸣起以民法总则和婚姻法的关系为例,谈及民法典编纂应处理好总则与分则的关系。比如,在代理制度方面,婚姻家庭领域广泛存在的家事代理,家事代理权虽然与民法中的普通民事代理在代理的目的、身份授权的法律后果及范围有很大不同,但是这种代理权仍具有明显的法定代理权性质,因此我国在民法典婚姻家庭法中应该明确规定,家事代理权及其法律后果和行使的限制。

  张鸣起还表示,民法典编纂应该统筹规划商事立法。从目前已经提交全国人大协议的民法总则的内容看,并未包含和设计商法通则的制度和规范。因此商法通则的立法任务需要在民法的编纂中予以专门的筹划和安排,这方面商法学界和相关部门的立法建议和主张,应该得到充分的重视和考虑。

  最高检察院:民法典要勇于创新

  最高检察院副检察长姜建初在会上透露,最高检察院在民法总则研究工作中,立足检察职能,确定了六个重点专题,包括:民法总则的框架结构、民事法律渊源及适用规则、国家作为民事主体的问题、民事法律行为的规定中对国家利益的特殊保护问题、监护制度的完善、时效制度的完善。

  最高检察院认为,民法典编纂要勇于创新。民法典编纂应当处理好继承与创新的关系,一方面要积极学习西方国家民法典在体系、内容、立法技术等方面的先进经验,同时要在继承和借鉴的基础上,创新和完善我国的民事法律规范。民法典编纂要从这些实践经验中总结规律,反映我国改革实践的成果,通过制度创新来推动市场经济的深入发展和改革开放的不断推进。

责任编辑:陈宝成 | 版面编辑:王永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