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政经要闻正文

特稿|死刑改革十年录

2016年12月18日 11:54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死刑数字下降后,改革应该如何继续

  【财新网】(记者 单玉晓 见习记者 王逸吟)被执行死刑21年后,历经11年家属的申诉和媒体界、法律界的接力报道呼吁,聂树斌案终获平反。2016年12月2日,最高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公开宣判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再审案,宣布撤销原审判决,改判聂树斌无罪。

  86岁的诉讼法学家、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陈光中对财新记者表示:“聂树斌案应当载入史册。”

  聂树斌案确实引发了对司法体制的颇多反思。比如,这起案件发生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严打”背景下,当年死刑案件尚归各省份高级法院复核。如果死刑复核权由最高法院统一行使,如果当时的裁判者坚持少杀慎杀,坚持证据裁判、疑罪从无的原则,聂树斌也可有一线生机。

  人死不能复生,死刑案件一旦错杀便无可挽救。从更宏大的角度看,人们也从单个案件的悲剧中开始思考死刑的意义。实际上,早两个多世纪前,意大利学者贝卡利亚就提出了废除死刑的主张。他在《论犯罪与刑罚》一书中写道:历史上任何最新的酷刑都从未使决心侵犯社会的人们回心转意;对人类心灵发生较大影响的,不是刑罚的强烈性,而是刑罚的延续性。

  此后,虽然伴随死刑存废的论战,但世界范围内死刑改革之路相对顺畅。有数据统计,截至目前至少有140个国家实质上废除了死刑。

  中国是世界上几十个保留了死刑的国家之一,现阶段死刑政策是:保留死刑,严格控制和慎重适用死刑。

  自1998年10月签署联合国《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后,中国朝着“尊重与保护人权”的方向迈步,动作之一就是推进死刑改革。具体表现为:立法上,先后制定《刑法修正案(八)》《刑法修正案(九)》,取消了22个非暴力或含有暴力因素的犯罪的死刑;司法上,为严把程序关,将死刑复核权收归最高法院统一行使,同时细化死刑复核程序,保障被告人辩护权。

  2016年是最高法院收回死刑复核权第十个年头。中国官方从未公布过每年执行死刑的确切数字,财新记者多方采访得知,十年来,中国每年执行死刑的罪犯人数从“万字号减为千字号”,有实务部门的领导甚至担忧公众无法接受死刑数量锐减的事实。

  观察人士评价,死刑改革具有里程碑意义,是人权保障的重大进步。不过民众的死刑观常与个体案件紧密相连。十年间,药家鑫案、李昌奎案、林森浩案、贾敬龙案等屡次引爆舆论场,公众开始反思死刑的威慑力。“杀人偿命”的传统认知依然大行其道,但“枪下留人”的呼喊也日渐强烈。

  在更专业的法律共同体里,相当多的法律界人士支持逐步废除死刑,只是对废除死刑的路线图和时间表各有不同意见;主张保留死刑者中,也基本认可逐步取消经济犯罪死刑,只保留故意杀人等暴力犯罪和危害国家安全犯罪的死刑。目前的主流思维是先严格适用死刑,是否废除将来再议。这是符合国际经验的稳重之举,不少已经废除死刑的国家也都是首先在司法上严格限制死刑,减少死刑的适用,降低公众对死刑的期待,条件成熟之后才最终从法律上废除死刑。

  在中国,死刑判决数字下降后,改革将如何继续?

  “从万字号到千字号”

  北京市东城区北花市大街9号是一座褐色大楼,不挂牌,有卫兵站岗,门口就是马路,低调而神秘。

  这便是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办公区,执掌生杀大权的数百名刑事法官在此办公。

  最高法院原先有两个刑事审判庭(下称刑庭)。酝酿收回死刑复核权之时,由于工作量将激增,最高法院曾提出设立分院、设立巡回法庭和直接增加刑事法官三种方案,最终第三种方案因成本低、容易实施而被采纳。

  经中央编办批准,最高法院的两个刑庭扩充为五个,刑事法官编制从几十个增加到数百个,新增的法官有的从各地方法院抽调,有的来自学者和资深律师。有消息人士告诉财新记者,中央编办当时的态度是:“死刑复核这事,要多少人就给多少。”

  人员到位后,复核死刑案件成了最高法院刑庭第一要务,此前,刑庭的主要工作是调研及审判指导等。

  公开资料显示,刑一、三、四、五庭按地域管辖,分别负责复核若干省份的死刑案件并定期轮换,同时还对侵害妇女儿童权益犯罪、涉黑犯罪、毒品犯罪等专项进行审判指导;刑二庭主要负责危害国家安全犯罪、职务犯罪、涉外和涉港澳台犯罪等案件的死刑复核。

  目前,最高法院刑一庭至刑五庭庭长分别是沈亮、裴显鼎、戴长林、周峰、叶晓颖,分管副院长是李少平、南英和张述元。公开资料显示,南英现年62岁,担任最高法院副院长已有七年,李少平、张述元则在近三年内先后由天津市和黑龙江省高级法院调入最高法院。

  财新记者了解到,为保证办案质量,最高法院办理每起死刑复核案件,都由合议庭、审判长、副庭长、庭长直至分管副院长把关。通常,由包括一名审判长在内的三位法官组成合议庭,其中一人担任承办人。合议庭在阅卷、写出书面审查报告和阅卷报告基础上,对于事实证据、适用法律、定罪量刑和审判程序等经过讨论,得出多数或一致意见,报主管庭长或副庭长把关,再报分管副院长审核。拟核准死刑的案件要提讯被告人,后来逐步采用了远程视频提讯。对于疑难、复杂的案件,在上报分管副院长审核后,还要提交审判委员会决定。

  决定核准死刑后,最高法院院长统一签发执行死刑命令。接到执行死刑命令之日起七天内,原审法院将罪犯验明正身、核对犯罪事实无误后,交付执行死刑。

  种种迹象表明,改革十年来,中国死刑立即执行人数大幅度减少,“少杀了一大批人”。学者们普遍认为,改革大体上实现了收回死刑复核权的初衷,最高法院“功不可没”。

  例如,《人民日报》曾披露,死刑复核权收归最高法院统一行使后,第一年就有15%的死刑案件未予核准,全国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的人数首次超过了死刑立即执行。

  2016年9月,在北京市尚权律师事务所与中国政法大学刑事法律援助研究中心共同举办的学术研讨会上,诉讼法学家、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陈光中表示,死刑复核权收回最高法院后,“死刑立即执行从万字号变成了千字号,大幅度下降。总体来说,死刑得到了严格控制”。

  “千字号并非一般的千字号。”多位学者在不同场合进一步透露:“死刑立即执行数量十年间下降了至少一半以上,有的地方甚至下降到原先的三分之一。”

  吉林大学一位学者特别提出,不核准的案件中绝大多数是由于某个关键性证据出问题,导致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而不予核准,发回重审。

  最高法院严把证据关也影响着地方法院。西部一家中级法院院长曾表示:“我们现在基本不判死刑。最高法院搞得太严了,报上去经常不核准,那我们何苦呢。”

  中国刑法学研究会会长、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院长赵秉志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透露,如今判处死刑立即执行较多的犯罪类型依次是故意杀人、严重毒品犯罪、抢劫(致人死亡),外加故意伤害采用残忍手段致人死亡,“这几类犯罪大体上占全部死刑立即执行案件的95%以上,其中故意杀人最多”。

  最高法院研究室公布的全国法院审判执行数据显示,2015年,全国法院新收故意杀人罪案件10187件,2014年是1.1万件。“如果知道故意杀人案件中判处死刑的比例,则根据死刑适用数字下降一半以上甚至降到原来三分之一的说法,不难估算数量。”赵秉志说。

  赵秉志提到,中国过去一直强调人口基数大,因而死刑数字高。但从国际比较来看,中国的死刑立即执行数量还有压缩空间。例如,在保留死刑的国家中,印度有12.6亿人,每年执行死刑大约十几人;作为发达国家代表的美国有3.1亿人,晚近40年间平均每年执行死刑约30人。 

责任编辑:高昱 | 版面编辑:张柘
文章很值,赞赏激励一下
赞 赏
4人已赞赏
赞赏是一种态度
  • 1
  • 3
  • 6
  • 12
  • 50
  • 108
其他金额
其他金额(元):
赞 赏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