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政经要闻正文

扶贫蓝皮书:中国经济增长惠及穷人性不强

2016年12月28日 21:32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经济增长不一定必然引起贫困规模减小。中国经济发展并没有体现出很好的“益贫性”,收益更多地被非穷人获得。随着贫困人口的减少和分散,极端贫困人口的福利改善已经越来越难以受益于经济增长效应
研究发现,经济增长不一定必然引起贫困规模减小。中国经济增长发挥了减缓贫困的作用,但相比其他发展中国家并不强。 东方IC

  【财新网】(记者 黄姝伦)研究发现,经济增长不一定必然引起贫困规模减小。中国经济增长发挥了减缓贫困的作用,但相比其他发展中国家并不强。中国经济发展并没有体现出很好的“益贫性”,极端贫困人口的福利改善已经越来越难以受益于经济增长效应。

  上述结论是《中国扶贫开发报告2016》(扶贫蓝皮书)专题研究报告之一《中国经济增长与减缓贫困》(下称“《报告》”)的研究成果。

  《报告》聚焦“中国的经济增长到底给减缓贫困带来了多大的影响?以及怎样使得中国经济增长发挥更好的减贫效果”,由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收入分配研究院研究员詹鹏12月27日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和国务院扶贫办举办的扶贫蓝皮书发布会上发布。

  减缓贫困取决于“益贫式增长”

  “传统发展经济学认为经济增长的收益会自动扩散到社会的各个角落”,詹鹏说,但有经验数据推算,20世纪60年代一些国家经济增长,但穷人的福利反而下降,“也就是说经济增长实际过程中,不见得贫困(率)一定会下降”。

  《报告》认为,经济增长是否有利于减缓贫困,取决于穷人是否能够从经济增长中获益,即经济增长是“益贫式增长”。经济增长对减少贫困的作用大小和方向,则取决于经济增长中伴随的结构特征和相配套的保障性措施。

  数据显示,中国2014年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几乎达到了1978年的20倍,国民经济发展迅速,贫困人口规模相应也大幅下降,从1978年的2.5亿人下降至2014年的7017万人。《报告》肯定,经济增长是摆脱贫困状态的主要推动力。不过,中国经济增长的“益贫性”不强。

  中国经济增长收益更多惠及非穷人        

  总体而言,中国经济增长对减缓贫困的效果,存在时期、地区的差异。根据相关文献,《报告》使用了三个指标来衡量经济增长对减缓贫困的影响。

  第一个指标,贫困发生率对经济增长的弹性,即经济增长每变化1个百分点,贫困发生率将会变化多少个百分点。

  综合同类研究成果,20世纪八九十年代,其他发展中国家,经济每增长10%,贫困发生率下降20%至30%。而中国典型地区的数据显示,经济每增长10%,贫困发生率下降10%至20%,低于发展中国家整体水平。

  从经验研究结果来看,中国经济增长的收益更多地被非穷人获得,穷人所获得的收益相对较少。

  在地区差异中,中部地区的增长弹性相对较低,贫困发生率下降速度仅约为其他地区的一半。研究认为,这或是因为宏观政策偏向于东部沿海地区、西部地区,对中部地区的关注度不足。

  第二个指标,不同时期贫困发生率变化中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即不同时期贫困发生率变动差异中,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多大。《报告》将贫困发生率的变化分解为增长效应和分配效应。

  《报告》表明,近20多年的经验研究表明,增长效应有助于降低贫困发生率,但分配效应在绝大多数时候都恶化了贫困。

  研究还显示,增长效应呈下降趋势。这是由于经过20多年来社会发展,贫困发生率的下降空间趋小,且随着贫困人口的减少和分散,单个家庭的脱贫难度会增大。

  《报告》采用中国家庭收入调查(CHIP)的农村数据,以1天1美元的贫困标准计算,中国1988年到1995年的增长效应达到-21.57,也就是收入增长使贫困发生率降低了21.57个百分点,而2002年到2007年仅为-13.53。

  从地区来看,2000年之前,增长效应在全国均较为明显。1991年至2000年,东部沿海地区达到-23.06,中西部地区也高达-22.31。然而随着东部地区绝对贫困人口规模的下降,其增长效应在2000年至2009年,大幅下降至-7.94,中西部地区依然维持在-20.68左右。

  第三,亲贫困指数,指不同时期经济增长对贫困人口的惠及程度。专家发现,1988年到1995年的经济增长过程具有比较高的穷人收益性。而到了2002年至2007年,其亲贫困指数特征表明,极度贫困人口的福利改善已经越来越难以受益于经济增长效应。

  教育投资减贫效果显著

  《报告》认为,增强经济增长的减贫效果,需要根据农村家庭的差异特征和收入来源安排针对性措施。詹鹏认为,“对于有劳动力的低收入家庭,强调通过初次分配参与到生产活动当中,从而增加收入;对于缺乏劳动力的低收入家庭,主要通过再分配的措施”。

  初次分配中,政府的公共投资能够从多方面发挥减贫的效果。有专家根据官方公布的宏观数据和计量模型估算了主要投资的减贫回报,其中,教育投资的减贫效果最大,每万元投资平均减少9.6个贫困人口,其次是研发、公路、电话、电力和灌溉等。教育和研发类投资对西部地区,每万元投资能分别减少23.56、23.19个贫困人口。

  《报告》还发现,随着中国农民工规模扩大,外出务工的减贫效果逐渐增强。有专家根据1995年、2002年和2007年的中国家庭收入调查数据(CHIP)测算了不同收入来源对减贫的贡献比例,其中外出务工收入对减贫的贡献从1995年的3.7%,上升到2002年的12.79%,2007年则继续上升到18.35%。

  产业结构转型也能带动减贫。在不同的产业大类中,第一产业和第三产业增长的减贫效果非常显著,第二产业微弱。《报告》认为,产业的劳动密集程度会显著影响该产业的减贫效果。

  针对缺乏劳动力的家庭,《报告》提出,社会救济、基本建设支出和农业性公共支出对减贫具有显著效果,但科教文卫支出作用不显著。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收入分配研究院课题组根据CHIP2013数据发现,公共转移性收入使得2013年农村贫困发生率下降了了4.2个百分点,其中低保政策使得贫困发生率下降了0.6个百分点。

责任编辑:汪苏 | 版面编辑:张柘
文章很值,赞赏激励一下
赞 赏
首席赞赏官虚位以待
赞赏是一种态度
  • 1
  • 3
  • 6
  • 12
  • 50
  • 108
其他金额
金额(元):
赞 赏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