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政经 > 要闻 > 正文

收受巨额贿赂 河北政法委原书记张越被公诉

2017年04月07日 17:36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张越被检方以涉嫌受贿罪提起公诉。检方指控,张越利用其担任中共河北省公安厅党委书记、公安厅厅长、中共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巨额财物
资料图:张越。 图自河北公安网

  【财新网】(记者 崔先康)在落马近一年之后,河北省委原常委、政法委原书记张越近日被检方提起公诉。最高人民检察院网站4月7日消息,中共河北省委原常委、政法委原书记张越涉嫌受贿一案,经最高人民检察院指定,由江苏省人民检察院侦查终结后移送江苏省常州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近日,常州市人民检察院已向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检察机关起诉指控:被告人张越利用其担任中共河北省公安厅党委书记、公安厅厅长、中共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巨额财物,依法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现年56岁的张越(1961年6月出生)是山东广饶人,早年任职于公安系统,曾任北京市公安局宣武分局民警,后累升至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长、公安部二十六局局长等职。2007年张越被下派至河北,先后任河北省公安厅厅长、河北省政法委书记等职。2008年12月,在政法委书记、公安厅厅长任上,张越升任河北省委常委,成为副省级干部。

  2016年4月,张越落马被查。中央纪委称,张越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执行重大任务期间擅离职守,对抗组织审查,长期搞迷信活动;违反组织纪律,在职务提拔、岗位调整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违反廉洁纪律,违规接受宴请,公款大吃大喝,违规打高尔夫球,收受礼金、礼品,搞权色、钱色交易;违反工作纪律,利用职权插手工程项目、干预司法活动;违反生活纪律,生活奢靡、贪图享乐。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涉嫌受贿犯罪。张越身为党的高级领导干部,理想信念丧失,严重违反党的纪律,且党的十八大后仍不收敛、不收手,性质恶劣、情节严重。同期,张越被最高检宣布以受贿罪立案侦查。

  与郭文贵马建结盟

  具有资深政法工作经历的河北省委原常委、政法委原书记张越,是中共十八大以来,继河北省委原秘书长景春华、河北省委原组织部长梁滨和省委原书记周本顺之后,第四个被查的河北省委常委;也是当时继辽宁的苏宏章之后,全国第二个被查的在任省级政法委书记。

  根据财新记者调查,张越与已经被查落马的国家安全部原副部长马建及北京政泉控股实际控制人郭文贵关系密切。知情人士向财新记者透露,郭文贵最早通过曾任公安部副局长的公司原高管林强认识张越,张越迅速与郭文贵打得火热,并将马建介绍给郭文贵。

  郭文贵和张越相识后,郭文贵曾因公司人员出事找过张越帮忙,并出手大方,获得张越好感。此后,逢年过节,郭文贵给相关人员送钱送物的名单中,张越也在其中。

  据知情人士透露,两人关系后期变得亲密无间,则是因为郭文贵曾出面帮助张越平事。张越调任河北后,曾一度传言将调回北京接任要职,但其司机和秘书被带走调查,张越一度也被传言将要被查。郭文贵得悉后称自己可以出面找人摆平此事,张越由此对郭文贵言听计从。郭文贵又为张越安排了色情服务。有与郭文贵接触的人士回忆,他曾表示,以后河北有事都可以找张越,“叫张越干啥就得干啥”。

  据财新记者调查,在河北任职期间,张越曾多次帮助郭文贵。郭文贵资金紧张时,张越曾帮郭文贵在河北融资。在郭文贵获得石家庄商业银行持有的6.81%民族证券的股份的过程中,张越亦曾出面帮郭文贵斡旋。

  此后,郭文贵、马建、张越等结成攫财同盟。郭文贵利用马建掌握的安全部门特殊权力和张越掌握的河北政法力量介入财富争夺,狐假虎威、虎狐勾结,对竞争对手或合作伙伴进行豪夺、构陷、勒索,马建和张越等人从中分取利益,国家政法和安全力量被窃用为官商勾结的利器。在郭文贵入主民族证券过程中,张越、马建等人亦均发挥作用,且有利益涉及。(详见财新网特稿“权力猎手郭文贵”)

  长期任职京畿警界

  公开资料显示,1979年10月,时年18岁的张越进入北京市公安学校。经过10个月警校学习之后,张越成为北京市公安局宣武分局一名民警,由此走上政法岗位。

  此后,张越在公安系统拾级而上,先后历任北京市公安局北京站地区分局审查科民警、副科长,市公安局一处副科级干部、五科副科长、一处副处长、处长等职。1998年,时年37岁的张越升任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助理,兼任国内安全保卫处处长,负责北京的国保工作。

  2000年9月,张越任北京市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总队总队长,成为北京内保的直接负责人,并明确为副厅级。7个月之后,张越升任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长、党委委员。2003年11月,张越再升台阶,上调至公安部任公安部二十六局(反邪教局)局长。

  2007年10月,张越外放至河北省,任河北省公安厅党委书记、省委政法委委员、河北省政府党组成员;随后任河北省省长助理、公安厅长并兼任武警河北总队第一政委。

  2008年6月,调至河北未满一年的张越升任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并继续兼任省公安厅厅长和党委书记,成为副省级高官和河北省政法工作的负责人。直至2013年8月,张越卸去省公安厅厅长一职,继续担任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省公安厅党委书记。其中,省公安厅党委书记一职直到2015年3月由河北公安厅厅长董仚生接任。

  在北京公安局和公安部工作期间,张越先后在中央党校获得本科和在职研究生学历,2003年至2006年在中国科学院管理科学与工程专业学习。此外,张越还于2014年4月兼任河北省法学会会长一职。

  曾力推“护城河”工程

  作为畿辅重地,河北在维护首都社会治安稳定大局中发挥重要作用。在河北公安厅厅长和政法委书记任上,河北与北京等省市推行的环绕北京的联防、联控、联调、联打的严密立体防护网建设进展迅速。这一防护网被称为“护城河工程”,是张越主抓的重点工程。

  京冀接壤地界900公里,涉及四市15县,有铁路、公路等大小205个进京口。河北省拟定的《河北省公安机关环京“护城河”工作机制》表明:河北“护城河工程”由三道防线构成。其中,第一道防线为环京区域。2008年7月1日北京奥运前夕,河北首先完成了第一道防线的闭合工程,并设立26个检查站,由省公安厅护城河指挥部实时监控。其他路口均在当地党政干部、政法干警、民兵和治保人员把守。第二道防线为河北省内其他7个省辖市为重点,以市公安局指挥中心为龙头,以160处出市卡口、34个高速公路卡口为支撑,严密防控可能影响首都安全的人和物,一旦出现问题,运用足够的管控能力和回旋空间就地解决。第三道防线以河北和天津、内蒙、山西、河南、山东、辽宁6省市3900公里环河北省界为重点,把好人、车、物进入河北的门户、力争把危害和河北安全的隐患消除在省界。

  河北省委党史研究室曾发文指出河北护城河发展历程经过四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1995年1月起至1996年10月的起步探索阶段;第二个阶段是1996年10月京冀双方签署《河北省、北京市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协作协议》后至1998年4月,该阶段为拓展完善阶段。第三阶段为从1998年4月易县京冀深化“护城河工程”联席会议召开至2006年底,该阶段为深化创新阶段。第四阶段为2007年1月《京津冀深化“护城河工程”协作协议》的签订至今,为规范发展阶段。

  其中,第四阶段在主要在张越河北任期内。该阶段形成了四项基本工作机制。即京冀联系沟通机制、京冀社会治安协作机制、京冀进京异常访处置工作配合机制和京冀矛盾纠纷联合排查调处机制。

  张越对此要求甚严,曾多次检查“护城河工程”的运作情况。据《南方周末》的报道,2009年全国“两会”期间,张越就曾经暗访省内的几个检查站,到香河103国道安平检查站时,两辆故意携带30余根“两响”爆竹的暗访车都未被检查出来。这在当时被通报批评。

  护城河工程耗费甚巨。《河北省公安机关奥运安保侧记》记录的相关细节表示:2007年至2008年,河北省本级财政为奥运安保及相关基础设施投入2亿元,其中护城河指挥部和17个检查站耗资1.2亿。同时,中央编办亦特批5000名民警名额,用以充实“护城河工程”警力。而根据其规划,从2008年开始的三年内,河北省三级财政还将投资49.5亿元,继续完善“护城河”工程和河北的公安基础设施。

  另一方面,张越主抓的“护城河工程”同样引发争议。上述公安厅干部告诉财新记者,张越在河北多年,主要政绩就是护城河工程的建设,并建成了护城河工程指挥部。但在该指挥部工程招投标过程中,有与张越关系密切的北京商人进入。

  动用政法力量介入商业纷争

  知情人士告诉财新记者,2004年左右,张越在北京任职期间,天津一位商人曾找张越帮忙,首次见面张越向该商人要了30万元的“见面礼”,该商人抱怨张越太黑。财新记者向该商人核实了上述情况,该商人表示情况属实。

  张越主政河北公安厅和政法委期间,举报不断。财新记者获悉,有举报称张越干预具体案件,接受相关当事人好处;甚至在河北公安系统,也有多人一直在举报张越。

  此外,张越与此前被查的河北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景春华为山东广饶同乡,两人关系密切。2014年9月,中央第六巡视组对河北省反馈巡视意见时称,个别领导干部搞团团伙伙,并与企业老板结成利益纽带。

  有多名与郭文贵发生商业纠纷的人士指控,郭文贵借张越及国家安全部原副部长马建等人之手,动用政法强力国家机器参与商业利益争夺,胁迫甚至肆意抓捕与郭文贵有利益纠纷的商人。

  其中,原中垠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曲龙是郭文贵合作多年的商业伙伴、两人曾经关系密切,曲龙的中垠投资有限公司曾出面帮助郭文贵购买石家庄商业银行所持有的民族证券股份。后因利益纠纷两人决裂。曲龙曾实名举报郭文贵在收购民族证券过程中侵吞巨额国有资产的问题,并接受了媒体采访。

  2011年3月31日,曲龙驾驶的轿车在北京东四环的颂江南大酒楼窑洼湖店院内遭多车围堵,曲龙被砸开车窗后带走。曲龙家属告诉财新记者,经北京警方和其调查,执行人员包括河北承德市公安局以及郭文贵手下等相关人员,共计10余人,之后以“涉嫌非法持枪”将曲龙带至承德市公安局。

  2011年5月6日,以涉嫌“非法持枪”被抓的曲龙被以涉嫌“职务侵占”批捕。2012年,河北省承德市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法院和承德中院一审和二审以职务侵占8.55亿元,判处曲龙15年有期徒刑。

  除曲龙外,多位与郭文贵有利益纠纷者均有被河北政法系统控制的经历。原天津环渤海董事局副主席李明炯、天津华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财务人员刘紫涵等被承德警方以“私藏危险爆炸物”带至承德,李明炯后以“涉嫌职务侵占”被监视居住。

责任编辑:高昱 | 版面编辑:王丽琨
文章很值,赞赏激励一下
赞 赏
1人已赞赏
赞赏是一种态度
  • 1
  • 3
  • 6
  • 12
  • 50
  • 108
其他金额
其他金额(元):
赞 赏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
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

2017年08月20日    23:57
【财新周刊编辑絮语:重新审视定增之规】有业界意见提出,借联通混改案例,考虑恢复三年期定增的锁价发行制度,在方案公布且继续停牌的情况下,广泛听取中国联通上市公司中小股东意见,如果绝大多数投资者都支持这一方案,则可借此机会重新审视再融资监管政策,为资本市场引入真正的战略性产业重组,打开大门,留出空间。(值班主编 凌华薇)
2017年08月20日    23:34
【证监会:对中国联通混改涉及的非公开发行股票事项作为个案处理】证监会称:“深刻认识和理解中国联通混改对于深化国企改革具有先行先试的重大意义。中国证监会经与国家发展改革委等部门依法依规履行相应法定程序后,对中国联通混改涉及的非公开发行股票事项作为个案处理,适用2017年2月17日证监会再融资制度修订前的规则。”按证监会当前规定,发行的股份数量不得超过本次发行前总股本的20%。但中国联通方案这一比例已超40%。
2017年08月20日    23:22
【中国联通再次发布定增预案 总募资额仍为617亿元】新的定增预案中,非公开发行对象为9家,分别是中国人寿、腾讯、百度、京东、阿里、苏宁、光启互联、淮海方舟和兴全基金,预计募集资金总额仍为不超过617亿元,募集总股数仍为不超过90.37亿股股份,定增价格仍为6.83 元/股。中国联通此前在8月16日晚公布定增预案文件后,又撤下相关公告。
2017年08月20日    23:06
中国联通:审议通过了非公开发行股票及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草案)等议案,8月21日复牌。
2017年08月20日    21:05
广济药业:因工作调动原因,,龚道夷申请辞去公司董事长、董事、预算管理委员会及战略管理委员会委员等职务,辞职后不在公司担任其他任何职务。
2017年08月20日    20:36
露天煤业:公司2017年上半年营收为39.83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64.89%;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为10.51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01.99%。基本每股收益为0.64元/股。
2017年08月20日    20:32
【新华社:上市公司境外投资渐趋理性】作为境外投资最活跃的主体之一,A股上市公司近期披露的一系列投资方案,显示出境外投资正从非理性向理性,从“大规模”向“高水平”转变:动辄上百亿元的大型境外投资案明显减少;多数境外投资瞄准技术进步、产业结构升级和国际产能合作;“走出去”也要“走回来”,消费升级是目前中国经济的主要驱动力之一,很多投资并购案,虽然标的在国外,但瞄准的却是国内庞大的内需市场。(新华社)
2017年08月20日    20:30
艾格拉斯:公司2017年上半年营收为3.01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45.13%;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为1.17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88.45%。基本每股收益为0.08元/股。
2017年08月20日    20:22
【*ST天仪:申请撤销退市风险警示并更名为“贝瑞基因”】此前并购重组对象贝瑞和康100%股权已过户至公司名下,公司重大资产重组实施完成,转型成为基因测序企业。贝瑞和康2016年实现净利1.58亿元,公司完成重组后盈利能力增强,经营业绩明显改善。公司决定向深交所申请撤销退市风险警示,并将证券简称变更为“贝瑞基因”。
2017年08月20日    20:19
【台基股份:推员工持股计划 控股股东转让10%股份】公司公布员工持股计划,筹资不超1亿元全额认购集合信托计划的劣后级份额,该信托计划拟募资总额不超2亿元,将通过过协议转让、大宗交易、二级市场竞价交易等方式购买公司股票。公司控股股东新仪元公司将以16.95元/股,向员工持股计划转让710.4万股(占总股本5%),转让额1.2亿元。同时新仪元还将向何建东以同样价格转让710.4万股。交易后,新仪元持有公司30.02%的股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