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政经 > 要闻 > 正文

网红“老爸评测”与消费者维权困局

2017年05月03日 14:58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从“手撕”毒书皮到“掀翻”毒跑道,“老爸评测”抓住消费者痛点,成为家长消费群的“意见领袖”,并发展出粉丝经济。“老爸评测”走红的背后,反映了何种消费者维权困局?此类民间消费品测评机构如何维护公信力,并平衡社会目标与商业目标?
资料图:魏文锋。图自杭州老爸评测科技有限公司网站

  【财新网】(记者 黄姝伦)“我是一个检测‘网红’。”魏文锋常常这样跟人介绍自己。魏文锋江湖人称“魏老爸”,曾在政府检验检疫部门工作了近十年,2015年成立了消费品测评机构“杭州老爸评测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老爸评测”),立刻得到一大批家长的拥趸。

  目前,“老爸评测”微信订阅号的后台聚集着16万粉丝,年龄集中在35岁至45岁,中小学生家长为主,另有将近6000名“铁粉”活跃在12个“老爸评测”的交流群中。

  魏老爸的成名作是“包书皮”,正是这次事件催生了“老爸评测”。2015年春季开学,魏文锋偶然发现女儿使用的包书皮味道刺鼻,于是在学校门口随机搜集了七种类似的包书皮,送往泰州市国家精细化学品质量检验中心,花了9500元检测费。到手的检测报告显示,送检的七种包书皮都含有大量“多环芳烃”和“邻苯二甲酸酯”。

  “邻苯二甲酸酯”是增塑剂,对生殖发育期的儿童,以及孕妇有影响;而“多环芳烃”是国际公认的强致癌物。

  魏文锋自掏腰包,拍摄了曝光“毒书皮”的纪录片,联系媒体发布,阅读量迅速突破了10万+,视频点击量超过了1500万。

  自此,“魏老爸”就停不下来了。“家长们不断说,你来检测检测这个,检测检测那个。” 魏文锋说。

  2016年,全国影响巨大的“毒跑道”风波中,也有“魏老爸”的身影。他曾介入多地“毒跑道事件”,包括跑到北京第二实验小学白云路分校检测“异味操场”。

  2015年10月起至今,“老爸评测”陆续收到来自深圳、温州、杭州、南京等15个地方的校园跑道样本。最终有七个被测出有毒物质超标,五所学校铲掉了“毒跑道”。

  2016年初,“魏老爸”告诉“粉丝”,钱花完了,要关门了。家长们不干,纷纷要给他打钱。最终,“魏老爸”采取股权众筹的形式,全国有112个家长,给“老爸评测”众筹了两百万,“老爸评测”继续运作下来。目前,已检测了超过10大类,100多种产品,饮水机、刀板、酱油、口罩等老百姓日常应用广泛的产品,都在检测之列。

  “魏老爸”发掘消费者检测“蓝海”的背后,正是消费品安全之忧,以及消费者维权困境。在有过十多年体制内检验检疫经验的魏文锋看来,中国的不少消费品标准存在问题,而消费者想要自己维权,成本太高了。

  “‘毒跑道’的标准就是太low了”

  “孩子吃的草莓有没有打药、用的牙膏是否含有有害物质、玩的玩具是否安全...我相信中国的很多爸爸妈妈们心里,都会有这样的忧虑。”“魏老爸”告诉财新记者。

  现在,一群家长,聚集在“老爸评测”的平台上,众筹检测生活中的消费品(简称“众测”)是否存在有毒物质。魏文锋介绍,“老爸众测”在挑选送检产品时,更关注广泛被消费者使用的、潜在对儿童身体健康危害比较大的,“比如家家户户洗碗用的魔术擦”。样品包括家长们提供的“私货”、消费者常用的或者随机挑选的品牌。

  “老爸评测”检测过的100多种产品,其中有多少含有有毒有害物质?魏文锋回答,“大部分。团队的确是在市面上、网络上销售的商品中找到了大量有问题的产品。当然我们是拿着放大镜、有针对性地去寻找。”

  魏文锋介绍,目前与“老爸评测”合作的专业实验室有十几家,均是经过中国合格评定国家认可委员会(CNAS)认可的第三方检测机构。

  “老爸评测”给实验室提供产品检测标准。标准的制定过程,是先由工程师们挑出产品含毒量风险较高的部分,搜索历史检测数据,再比照欧盟REACH法规数据库和化学品危害毒理数据库,来限定化学物质的安全含量。

  在不断“缉毒”的过程中,魏文锋发现“我们国家的消费品质量标准不是很周到,国内对化学品安全的要求与国外相比,有一定差距。”

  “‘毒跑道’就是标准太low(低)了。”魏文锋对财新记者表示,“这个标准只规定了8种化学检测项目,而厂家在生产和施工过程中可能添加和使用的远远不止这8种有毒物质。”

  对于塑胶跑道的质量,现有的国家标准为推荐性标准,检测项目较少,很多有毒物质并没有被纳入,因此常常会陷入“检测符合国家标准,但不代表跑道无毒”的尴尬境地。

  这样的“尴尬”,不仅仅出现在“毒跑道”领域,有漏洞的消费品安全标准,使消费者站在商家对立面维权时,常常“无据可依”,处于弱势地位。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产品质量与安全法制研究中心主任李俊告诉财新记者,中国一方面标准化制度起步较晚,另一方面消费品安全标准主要由政府主导制定,导致对市场反应较为迟钝,更新不及时。而发达国家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就通过制定专门的消费品安全法,明确消费品安全标准,使标准执行起来更有保障。同时,市场主体如企业、行业组织、学会等是标准形成的主导力量,政府则主要负责筛选,将其中一些标准确定为技术法规的内容。

  今年1月,欧洲化学品管理局自2008年起、第十六次更新SVHC(高度关注物质)候选清单,至此已累计发布了173种化学物质。

  在应对消费者安全问题的理念上,李俊认为,发达国家强调风险管理,有效预防、控制风险。“包括建立风险监测体系、对风险进行评估。重大风险要马上采取应急处理措施,比如风险警示、产品召回,之后要及时进行标准修订等等,这些方面已经建立了比较完善的制度。”

  “目前,我国《食品安全法》已经引入了风险管理的理念。但总体上,国家对于消费品安全管理还处于探索阶段,还没有形成比较完善的制度体系。”李俊说。

  而在消费品流入市场前的达标认证环节,一些业内人士指出,某些检测机构具有企业性质,支付送检费用的厂商是其“衣食父母”,因此滋生了“认证”变“认钱”的利益链,客观性、公正性大打折扣。这些实验室凭借只对“来样”负责的借口,默许企业不断更换检测样品直到“通关”,质检并不过关的大批量成品得以“暗度陈仓”。

  魏文锋告诉财新记者,“老爸评测”曝光有毒有害产品后,曾有受托的实验室拒绝再跟“老爸评测”合作。“这些实验室怕影响以后承接有关单位委托的检测业务。”

  李俊认为,虽然《产品质量法》、《认证认可条例》都规定了认证机构对其认证的产品有跟踪检查义务,同时也规定了出具虚假认证结论行为须承担法律责任,但由于监管不到位,并不容易落实。

  “魏老爸”式维权

  在政府检验检疫部门工作时,魏文锋当时的想法是“我肯定不会用到这些有毒有害产品的”。直至发觉女儿使用的产品并不安全时,他才意识到没有办法“独善其身”。发现“毒书皮”后,他发微博、打电话,将问题反映给“有关部门”,结果都石沉大海。

  魏文锋告诉财新记者,不乏跟他有同样经历,被相关部门“踢皮球”后“投诉无门”的消费者,跑来求助“老爸评测”。

  此外,实验室昂贵的检测费用,也令一般消费者心有余而力不足,根据不同的检测项目,从几千到上万元不等,“老爸评测”光2016年就花去了50多万检测费。加之很多检测机构不接个人的单子,只接企业、公司委托的业务。这些都造成了消费者维权取证难、举证难。

  个人消费者想要维权,处处碰壁。李俊认同,保护消费者权益问题,需要更多地发挥社会组织的作用。

  作为为家长们检测可疑产品的众筹平台,如何平衡和企业、政府的关系,并非易事。

  此前,北京乐平公益基金会组织的社会创新论坛身上,就有人对“老爸评测”如何能“和风细雨”做消费者维权十分感兴趣。魏文锋坦言,“一开始切入的时候我都挑那些软柿子捏,挑包书皮这种小公司小厂子。”对于“毒跑道”这样的事情,则让家长冲在前面。

  他告诉财新记者,“老爸评测”的产品检测分析报告通过微信订阅号和网站发布,检测的日期、费用、方式、化学物质含量分析、消费建议等细节一律公开,独独对“哪个品牌不合格”有所保留。

  “我们不公开不合格厂家,都是打马赛克。但消费者依然可以知道是哪个牌子。”魏文锋说。

  他认为,“曝光劣质品牌是政府部门的事情。”“老爸评测”扮演的角色是找到问题,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以此推进监管的行动、标准的进步。

  作为消费品测评机构,公信力无疑是最重要的,但如果不倒向企业,如何挣钱?如何维持机构的生存?

  魏文锋表示,一开始我们也有很多的想法,怎么样赚钱,我们这个组织怎么样活下去。

  “一些人跟我们讲说,魏老爸你可以搞一个检测机构,或者搞一个认证机构,你发证书别人贴你的标,我说不对,不能走这条路,走这条路我们的客户就是企业了,我天天在打企业的脸,他怎么可能成为我的用户。”魏文锋想明白了,企业不是他们的用户,消费者、家长才是,应该和家长站在一起。

  “把自己清晰定位在这一层面以后,我觉得豁然开朗,我们应该做什么和应该不做什么就非常清晰了。”

  “老爸评测”的商业模式也有了。他开发出“粉丝经济”,不接受商家或工厂的广告费和赞助费,而是转向消费端。“一天到晚告诉我们这个有毒那个有害,吓都被你吓死了,你倒不如告诉我买哪个是合格的。”一句家长的抱怨,提醒了“魏老爸”。

  2015年9月,“老爸商城”上线,销售通过检测的合格产品。目前的交易额维持在每月200万元左右,虽然仍未“扭亏为盈”,但魏文锋松了一口气,“起码能活下来了”。同时,魏文锋认为,这也起到了让良币驱逐劣币的效果。

  “社会企业”争议

  “影响力大了才能制定标准,让很多行业按照你的标准来生产。”魏文锋从不避讳把自己标签为“网红”,也毫不掩饰自己渴望壮大“老爸评测”用户社群的野心。他致力于写出10万+的微信推文,频繁地接受采访,“我们现在的策略就是去多利用主流电视媒体的影响力,比如经过央视一播出,24小时内我们增加了10000多粉丝。”

  “民间消费品测评机构生存下去的关键在于其公信力,而公信力是建立在大量用户的信任基础上的,用户信任你,你才能树立起权威和公信力。”一位业内人士对财新记者说。

  不过,测评机构“自立标准”也曾引发争议。今年3月,“优恪网”发布报告称,德芙丝滑牛奶巧克力在德国实验室中被检出矿物油含量超大幅偏高。矿物油的摄入偏高,或给肝脏、脾脏及淋巴结等器官造成损害。

  消费者一片哗然之下,食品安全专家纷纷“跳出来”诟病其测评标准的合理性,混淆了从食品接触材料迁移到食品中的矿物油的量和食品中的矿物油含量两个指标,小题大做,引起恐慌。

  “优恪网”则辩驳,依据德国联邦风险评估研究所建议,在巧克力或者其他食品中从包装到食品内的烷烃矿物油(MOSH)迁移量的限值为4毫克/千克,这个限值是重要的参考标准,来防止长期毒性以及慢性损伤的发生。而其一般的检测标准依据中国、欧盟和世界卫生组织的标准,并吸纳最新的科学研究成果而定,就高不就低。

  中国农业大学食品学院营养与食品安全系副教授范志红对财新记者表示,从理论上看,民间消费品测评机构对消费品安全起到一定的积极作用。但在实际操作层面,取样是否科学、测评的标准是否合理、检测报告的措辞是否准确等,都有待考究。“测出这个测出那个,不一定等于超标,也不等于一定不能卖、吃了会有害。”

  科信食品与营养信息交流中心副主任钟凯认为,当民间消费品测评机构寻找商业模式时,“绕开政府监管的法规标准体系,通过自立标准,给商品做评级、认证或推荐,这是最容易变现的模式。”但就食品安全检测而言,此类机构在检测指标选择和权重设置方面有很大的“操作空间”。

  但不可否认,中国目前的消费品安全标准还有很大的改进空间,这需要社会多方力量的参与、介入,共同推动标准的进步。

  2016年2月,江苏、上海的质监局对市面上的包书皮抽查,按照“老爸标准”,添加了“多环芳烃”和“邻苯二甲酸酯”两项毒害化学物的检测。

  “老爸评测”已入围由中国社会企业与社会投资论坛发起的“中国社会企业奖”。

  “通过卖货去变现,我不忌讳去说这件事情,这实际上是家长们需要的。”魏文锋对财新记者表示,靠烧钱做检测走不远、做不大,要想办法“自我造血”。

  “要给股东分红,这是公司不是公益机构。”但是,如果被认作“原来是个卖货的”,会令魏文锋有点恼火。

  有人说“老爸评测”应该是一家社会企业,魏文锋顿觉醍醐灌顶。他认为,“老爸评测”的首要目标是为了公众利益——让孩子们远离有毒有害产品,不是纯粹追求商业利益,这点大致符合社会企业的定义。

  全球范围内,适用范围较为广泛的“社会企业”概念,是英国工业贸易部(Department for Trade and Industry)提出的:“社会企业是指以社会目标为首要目标、将盈余再投资于企业或社区发展、不追求股东或业主利润最大化的企业。”

  不过,现阶段,中国的社会企业认证标准体系尚处于探索与试行阶段,其定义、评判标准,各界仍存在争议。

  北京大学公民社会研究中心执行主任袁瑞军介绍,在国际上,存在有关“社会企业”定义的两种学派,分别是社会创新学派(Social innovation school)和服务收入学派(Earned Income School),前者关注社会企业是否“用创新的方法采取一种可持续的模式来解决社会的问题”,后者则更关注社会企业商业收入的比例,强调运用商业活动或手段来支持、实践其组织目标,实现社会使命的同时产生经济效益。

  2015年9月,中国首个民间社会企业认证办法由北京大学公民社会研究中心、北师大中国公益研究院、南都公益基金会、深圳市中国慈展会发展中心和社会企业研究中心等五家机构联合发布。

  根据2016年4月更新的《中国慈展会社会企业认证办法(试行)(修订稿)》,从组织目标、收入来源、利润分配、人员结构和注册信息五个方面规定了社会企业的认证条件。其中,收入来源方面规定:超过50%的收入来自于商品销售、贸易或服务项目收入(包含政府采购部分);利润分配方面规定:机构每年用于分配的利润不超过年度利润总额的35%(社会组织的利润全部用于组织的宗旨和目的)。

  “对于社会企业,国内外现在最感困惑的,就是分红的问题。”一位长期从事社企研究的专家告诉财新记者,针对社会企业的组织性质,究竟应不应该在“分红”上作出限制,目前还没有结论,学界内也存在分歧。

  不少学者认同,社会企业发展的初期,放宽其定义,有利于吸纳更多组织参与解决公共问题。但也有学者担忧,模糊的社会企业标准,会让一些“醉翁之意不在酒”的趋利者有机可乘。

  关于将来该如何平衡社会和商业目标,建立监督落实社会企业目标、规范盈利的机制上,“老爸评测”和中国诸多方兴未艾的社会企业一样,还尚不明确。

  (记者苑苏文、周辰,实习记者权梓晴、吴美微对此文亦有贡献)

责任编辑:汪苏 | 版面编辑:杜春艳
文章很值,赞赏激励一下
赞 赏
13人已赞赏
赞赏是一种态度
  • 1
  • 3
  • 6
  • 12
  • 50
  • 108
其他金额
其他金额(元):
赞 赏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
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

2017年05月26日    12:16
【部分午间公告】神雾环保:停牌系公共传媒报道需澄清;首航节能:与德令哈市、中核山东能源有限公司签署500MW光热资源开发合作协议,总投资150亿元;巨星科技:携手史泰博进军机器人国际市场;金科娱乐:实际控制人朱志刚累计增持公司股份6460859股,拟继续增持数量不少于300万股;长生生物受让新型寨卡灭活疫苗技术。
2017年05月26日    11:30
#今日午盘#【创业板指小幅跳水 沪指震荡微涨0.09%】家用电器领涨,雄安新区概念股重新活跃。沪指休报3110.74点,涨幅0.09%;深成指报9869.36点,跌幅0.25%;创业板指报1763.20点,跌幅0.82%;中小板指报6450.63点,跌幅0.54%。
2017年05月26日    11:26
【百度副总裁陆复斌月底将离职 现主管百家号业务】5月26日,百度副总裁陆复斌在朋友圈宣布,将于5月底从百度离职。陆复斌现负责百度百家号业务。该业务类似于微信公众号,主要招募自媒体等为百度搭建内容生态,便于搜索等做内容分发。该业务为百度对抗今日头条的战略级产品,是当下的业务重心。陆复斌于2015年加入百度,担任贴吧事业部总经理。在其任内,百度曾爆发“贴吧卖吧事件”,陆复斌也因此被公开通报处罚。(记者 张而弛)
2017年05月26日    11:25
中科曙光直线涨停,河北省工信厅邀请中科曙光参与雄安新区建设。
2017年05月26日    11:22
香港隔夜CNH HIBOR上涨359个基点至7.7565%,创1月9日以来新高。
2017年05月26日    11:02
【隔夜shibor报2.6090%,下跌0.20个基点】7天shibor报2.8530%,上涨1.00个基点。3个月shibor报4.5424%,上涨0.86个基点。一年期Shibor报价4.3435%,上海银行间市场的一年期贷款基础利率(LPR)4.30%。
2017年05月26日    10:55
【港股中国恒大高位遭股东减持,一度跌超5%】目前跌幅收窄。港交所最新资料显示,中国恒大主要股东何妙玲场内减持公司好仓233.5万股,套现2218.25万港币。
2017年05月26日    10:38
山西省委通过《省属国有企业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实施意见》,要求结合实际研究制定具体贯彻意见和明确时间表,确保改革顺利进行。(山西日报)
2017年05月26日    10:19
民航局局长冯正霖表示,我国将打造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三个世界级机场群。(中新网)
2017年05月26日    10:06
【核电股全线拉升】中国核建、中广核技大涨8%,中核科技、沃尔核材涨逾5%,其余核电股均现拉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