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政经要闻正文

研究显示北京打工子弟身份难改变 教育梦想多数破灭

2016年12月29日 07:56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北京打工子弟学校学生在初中后的教育和就业前景堪忧。一项长达五年的跟踪研究发现,1493名学生仅88人上了大学,大学入学率不到6%。大多数学生初中后没有回到家乡,而是留在北京。就业的学生,六成从事低端行业,延续父辈打工命运
资料图:2015年7月15日,北京,蒲公英打工子弟学校。 图自视觉中国

  【财新网】(记者 陈少远)打工子弟学校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出现在中国各大城市。打工子弟学校学生发展如何?一项对北京50所打工子弟学校学生长达5年的跟踪研究发现,该群体在初中后的教育和就业境遇不容乐观。

  样本学生多数在初中后不再上学,延续父辈在北京打工的命运。1493名被成功追踪的学生仅88人上了大学,大学入学率不到6%,高中入学率不足40%。他们所从事的六成为低端服务行业,月工资2500-3500元,不到北京职工月均工资一半。

  由北京大学中国教育财政科学研究所副研究员宋映泉主持的这项研究使用了来自北京市10个区县50所打工子弟学校1866名初中二年级学生连续5年的跟踪调查数据。样本学生籍贯遍布全国24个省市区。

  来自北大中国教育财政科学研究所、中国科学院农业政策研究中心、香港大学和美国斯坦福大学等机构的学者组成了该研究团队。该研究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大国际合作项目资助,由北京大学中国教育财政科学研究所副研究员宋映泉、香港大学华正中国教育研究中心客座教授曾育彪、中国科学院院农业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员张林秀共同完成。北大中国教育财政科学研究所日前披露了阶段性成果。

  研究团队分别于2011年5月、2012年10月、2013年10月、2014年10月和2015年10月对这批初中二年级样本学生进行跟踪调查。研究还指出,北京“以学控人”的政策效果有限。初中阶段后的打工子弟,大多数继续留在北京。

  打工子弟似难以离开大城市。被调查学生中有13.6%出生在北京。到初中二年级,这些学生在京的平均时间已达6.24年。研究还发现,已有8名被追踪学生在北京结婚生子,“第二代流动人口子女已经出现”。

  这些被调查的学生所就读的打工子弟学校是一种特殊的民间自办学校形式,“因流动人口子女无法入读城市公办学校”。其主要经费来自学生所缴纳的学费,且“大多数打工子弟学校都有营利目的”。

  根据法律规定,民间自办学校在设置标准上,须参照同级同类的公办学校。达到标准后,经审批机关批准,将获得办学许可证。但受政府严格控制的政策导向和畸高的办学门槛所限,很多民间自办的打工子弟学校达不到办学资质,处于灰色生存状态。上述研究指,北京大多数打工子弟学校属“‘非法’办学”。

  “打工子弟学校客观上为无法进入城市公办学校的进城务工人口子女提供了教育机会。” 上述研究同时指出,但其往往教学设施较简陋,教师素质不高,“教学质量不高”。

  教育部公布的数字显示,2015年,全国义务教育阶段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达1367.1万人,随迁子女在公办学校就读比例达80%。宋映泉等人估计,全国至少还有273.4万流动儿童学生在打工子弟学校就读。

  北京“以学控人”效果有限

  目前,初中阶段之后留给非京籍孩子继续升学的通道并不多。北京的政策规定,非京籍子女若想报考普通高中,需要家长属于有“北京市工作居住证”人员、“原北京下乡知青子女”等“九类人”。2014年,非京籍子女通过缴纳借读费在北京市普通高中借读的渠道也被禁止。

  非京籍子女入读职业学校条件相对放宽,但仍需满足三个“3”,即父母在京有合法稳定职业已满3年,连续缴纳社会保险已满3年(不含补缴),随迁子女具有本市学籍且已在京连续就读初中3年学习年限。

  研究发现,打工子弟学校学生上完初中后,升入高中的不到四成。其中就读职业学校比例明显高于普通高中。以高一第一学期百分比为例,两项指标分别为26.35%和12.96%。而大多数就读职业学校的学生中,超过七成留在北京。

  而初中毕业后不再上学的学生,无论是“无业者”,还是在低端服务业的就业者,或是“自雇”方式的就业者,60-80%都留在北京。

  即使是最终上了大学的样本学生中,也有近三成学生在北京上学。

  打工子弟在北京上普通高中基本无望。宋映泉等人发现,被调查学生自就读普通高中的,接近九成回到了老家。

  样本学生主要来自河南、四川、河北和安徽四省。研究指出,在选择读普通高中的学生中,回到四省就读的比例由2013的64.19%上升至2015年的88.50%。

  北京近年开始收紧职校京外招生。宋映泉等人还发现,在京职校就读百分比由2012年的75.17%下降至2015年的62.07%。

  年级越高,失学的打工子弟越多

  根据2015年秋季的跟踪数据,被调查学生中只有88人最后上了大学。在1493名被成功跟踪的学生中,94.11%最终没有上到大学。

  2015年全国高等学校毛入学率为40%,但在样本学生中,这一比例只有5.89%,前者是后者的约6.7倍左右。

  研究发现,从初中开始,随着学习层次上移,这些学生在学比例不断在下降。

  在初二一学年,这些学生的辍学率就接近二成(17.16%)。到初中毕业后,仅剩不到一半学生继续在各类学校学习,其中包括仍然复读初中的学生。他们学业成绩不佳。宋映泉等人发现,2012年初中毕业后仍在初中补习的学生为110人,占初中毕业后在读学生比例的15%左右。

  而不到四成的高中入学率“意味着这个群体入读高中的机会不到全国平均水平的一半”。根据教育部发布的《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2012年全国初中毕业生升学率为88.4%,高中阶段毛入学率达85%。

  进入高中后,这些学生的辍学率不断增加。到高三年级第一学期,只有大约四分之一(26.64%)的学生仍然在读。

  到了大学一年级阶段,仅剩不到两成(17.62%)学生还在学习。

  宋映泉等人指出,此百分比并非大学升学率,而是“在本应该上大学时候依然在各类学校教育机构中的学生比例”,包括选择继续在普高和职业学校复读的学生。研究发现,在本应该上大一时,还有大约一成(11.72%)的学生在高中阶段就读。

  而最终被这些打工子弟推开大门的大学,近一半左右是独立学院和高职高专院校。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吉林大学等一本学校仅占23.29%。

  这样的结果与被调查学生的初中二年级时的教育意向大相径庭。在宋映泉等人的调查中,88%的学生希望至少可以接受高中及以上教育,56%希望可以进入大学,甚至继续升学,只有15%的学生当时打算初中毕业后即打工。

  “将这个群体的‘教育梦’与他们实际达到的教育成就相比,不难发现这个群体中大多数人的梦想实际上已破灭。”研究者指出。

  就业学生六成从事低端行业

  研究发现,初中毕业后不再继续上学的学生中,10%左右为“自我雇佣”,即为父母的生意帮忙。而如果将样本中没有上学且无业者定义为“失业”,则该群体在2013-2015年的失业率达13-21%,与2015年全国城市4.05%的登记失业率相比,是“全国平均水平的3-5倍”。

  已就业的学生多从事批发和零售业,住宿和餐饮业,居民服务、修理和其他服务等“低端”服务行业,就业比例接近六成(57.14%)。而在教育、科技、卫生等知识、技术含量较高的行业,该数字仅占3%左右。

  研究还发现,已就业的学生平均月工资在2500-3500元之间,不到北京市职工平均月收入的一半。

  “他们中不少人的职业甚至是父母职业的复制。”宋映泉等人分析,样本学生整体就业水平和就业质量不高与其教育程度不高,知识、经验和技能不足以及家庭背景、父母教育程度、职业类型有关。

  北京难离,打工子弟二代已出现

  为什么打工子弟学校学生很难离开北京?宋映泉等人认为,原因之一在于这些学生的父母和家庭在北京“已经有一定的‘根基’。”

  数据显示,2010年时,被调查学生的父母在北京的平均年限为10.55年。2014年,这些学生父母双方都在北京的比例为82.5%;2015年,该比例达86.57%。

  “即使是关闭打工子弟学校这样的行政方法,也不能轻易使这些孩子父母离开北京。” 上述研究指出。

  2011年,北京关闭了一批打工子弟学校,参与调研的7所打工子弟学校的370学生受波及。

  宋映泉曾对学校关闭是否影响学生父母离开北京做出研究。结果显示,2014年秋季,被关闭学校中只有7.19%的学生父母离开北京,而在未被关闭的学校中却有11.22%的学生其父母双方离开北京。

  研究还发现,样本流动儿童学生已有13人(其中10个是女性)结婚生子。其中,有8个(占61.5%)在北京。第二代流动人口子女已经出现,“这意味着流动儿童已经开始‘再生产’”。

  大规模的打工子弟学校学生或将长期存在。宋映泉等人建议,需对“两为主”(以公办学校为主,以流入地政府为主)的随迁子女教育政策框架重新审视和调整,“公办学校应责无旁贷地全部承担流动人口子女的教育责任”,或者“切实落实《民办教育促进法》,明确打工子弟学校的地位”,“并通过财政支持等多种策略提高打工子弟学校的教学质量”。

责任编辑:任波 | 版面编辑:刘潇
文章很值,赞赏激励一下
赞 赏
首席赞赏官虚位以待
赞赏是一种态度
  • 1
  • 3
  • 6
  • 12
  • 50
  • 108
其他金额
金额(元):
赞 赏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